三花猫泥泥

一个喜欢在深夜开车的疯子司机

ヤベェヨ

フタリトモキライ二ナッタ

ナゼカ

フカガクテキナモノダイキライヤモン

シカシトツゼンユエフノハチョットマナーワルイヤン

ドウシヨウ

シンデホシイ

メンドウクセェナヤツラダラケヤ

シネシネシネ

メランコリーヤモン ウチノセイジャネェ

啊大半夜忽然有了灵感

想写文 但是已经3点多了 明天还得早起

会开车

真的很想最近就把它写出来

但是再有20多天就考试了コンニャロ

考完试(以及出完nsd)就不吃不喝地把它写出来

气哼哼

想开新坑了。

大概是黑童话风格。

没有想好写什么cp诶

大家有想看的cp吗

欢迎留言

也欢迎大家给质问箱留言!!!

https://peing.net/ja/sankenekodoro_

一个超寂寞的老人家x

(忽然想起来骨喰时期承诺的魔男集会还没怎么动

(不要胡思乱想 睡觉

忽然很想把自己的碎碎念整合发到一个合集里

看看除掉这些我总共发过多少文

以及 明明碎碎念什么tag都没带 为什么会出现阅读数是自己粉丝好几倍的情况……

还是说大家都和我一样 看到一篇文就会去翻翻作者的其他内容x

突然就不想睡觉想把之前的一个坑一口气写完发出来

可是它一定会好长好长

痛苦地纠结

我算是发现了
不管入哪个坑
除了我以外的其他画手写手都彼此很熟
这是因为
他们都是太太啊(痛哭流涕
虽然还在产出但是不怎么看文了……
偶尔看到特别喜欢的文才会小心翼翼地留言
这样的话猴年马月才能勾搭到太太啊 嘤
垃圾本圾了

最近注意到一个太太。
好喜欢她的作品呜呜呜
但是我真的对37 冷战无感啊……
怎样才能引起太太的关注呢…
太太好像嗑岛凉高知
我…等考完试 9月下旬初小长假的时候多产出一点看能不能引起太太的注意力(抱膝蹲墙角哭

诱捕性猎食者(终章 含车

这里夹带了一下私货 私心把贵慧也提了一下 臭不要脸地打上tag
真的是 快要冻死在夜巴上 等你们看到这篇的时候我可能已经冻死了x 上一次这么惨是正月的时候排队买御守 当时也是 手指冻僵了打字都打不快 而且当时写的就是高知
感觉这次写的还蛮长










时间过得飞快,最后一次考试也结束了,即将迎来漫长的暑假。
毫无悬念地靠着优异成绩名字挂在榜首的知念已是无心听讲,满心只想着怎么一雪前耻。
第一次对一个人如此在意,要知道以往自己把那些alpha耍得团团转,如今却被一个beta玩弄于股掌之间。
可就是忍不住盯着他发呆……看他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
攥着粉笔的细长手指,本应该温柔地剥去自己的衣衫;讲解知识点而翕合的性感双唇,本应该贴在自己耳边挑逗……
该死!又在胡思乱想!知念有些懊恼地把草稿纸揉作一团,认真思考怎样在这个男人面前夺回主权。
看着他的小动作,懊恼的表情,高木趁着转身写板书偷偷地笑了出来。
这孩子怎么这么可爱啊!
放学后。思忖良久的知念开了口:“老师,这次成绩怎么样?之前攒的十几个愿望可以实现吗?”
高木满眼笑意地望着他:“当然可以。这次成绩非常好,咱们去餐厅庆祝一下吧。”
“说话算数哦!那老师请客好不好~”
“那走吧,”高木笑了笑,“我的车停在楼下。”
十几分钟后,跑车停在一家有着落地窗偷着暖橘色光芒的建筑前。
高木贴心地为他打开车门:“这是一家主打概念法餐和分子料理的店,你们年轻人应该会比较喜欢。虽然属于高级消费场所但是不必太拘谨,店长和主厨都是我的古交,今晚我们包场,不会有他人打扰。”
自信的小恶魔点点头,微笑着自然地挽起他的手臂走了进去。
看着眼前的男人菜单都不翻便一口气点下十几道菜,知念心中有些感慨,来得这么频繁吗。如果还不错干脆让父母把这家店收购下来好了,以后那什么也方便。
“刚刚负责点单那位是主厨,现在他去后面忙了。我喝红酒,你想来点什么?”
“我也……”是字还没说出口就被打断:“含酒精的就别想了,未成年禁止饮酒。”
气鼓鼓的知念只能抱着玻璃杯喝果汁。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呈上一道甜品。
“这是特意为你准备的。”高木挤了挤眼睛,“店长认为你一定会喜欢。”
揭开银色的盖子——一颗浑圆的蜜瓜???
搞什么啊???
就算是蜜瓜,只给一把勺子,连刀都没有。
高木笑着刮了一下知念的鼻子:“小笨蛋,忘了这里是哪里了吗?”边说边将蜜瓜的上半部揭开,舀一勺送入他口中。
原来只是做成蜜瓜果肉状的蜜瓜冰沙,并装入提前挖空的蜜瓜中。
由远及近传来一阵脚步声,高木的声音从头顶传来:“这位是主厨伊野尾,刚刚你已经见过了;这位是店长有岡。”
知念抬起头,呆住了:“大ちゃん?!”
有岡苦笑着抱着双臂:“yuri,在外面要叫我表哥啦!”
知念附在他耳边:“所以那位就是你常提到的伊野尾桑吗?”
有岡点点头,随即压低声音:“从我们上学的时候开始yuya就非常受女孩子欢迎哦,抓住机会呀。没记错的话你最近发情期?错过的话怕是要悔恨地流着泪独守空房啊~”
羞愤交加的知念脸颊绯红:“笨蛋表哥!还没你家omega高!”
有岡回过头:“那又怎样?反正我在上面。”
待两人离去,偌大的大厅又只剩下高木与知念。
“刚刚有岡桑和你说了什么?”高木饶有兴致地盯着知念,仿佛他是猎物一般。
“他说,叫高木雄也的家伙是个笨蛋。”小恶魔露出了甜美的微笑,一把夺过男人手中的高脚杯,对准唇印,将杯中液体一饮而尽。
“喂!yuri你这孩子……”俊美的男子露出些许困扰的神色,“真是的,小心醉倒啊。”
仿佛是应和着他的话一般,知念有些不舒服地摸摸脖子,实则撕下了颈后贴着的气味抑制药物,莓果酸酸甜甜的气息渐渐蔓延开来,甚是好闻。
有岡说的没错,他最近确实是发情期。或许是压抑太久了,这次气味甚是浓郁,当然还在他可控的范围内,不至于搞得自己不好收场。
抬起脸的知念面泛桃花,目含水光:“高木老师,我好难受哦……”
高木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地挠了挠脖子,空气中omega的信息素撩拨得人心猿意马,眼前人像一颗甘美的果实,正任君采撷。
看得见,吃不着,这大概对于beta来说是最大的遗憾了吧。知念嘴角扯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身子一歪,倒在高木怀里。
说起来这酒真的很不错啊,已经喝下去了,余韵却还萦绕在鼻尖。而且似有愈来愈浓的趋势……
感觉身体越来越燥热,口舌发干,四肢无力,知念有些疑惑,这么快就上头了吗?自己酒量不可能这么差。更糟的是,身下某个隐秘的地方,已是濡湿一片,双腿间泥泞不堪。
不能让他看见自己这么丢人的样子……知念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被紧紧箍住。
“游戏还没结束,yuri怎么可以逃走呢……”浑身散发着红酒醇香的高木绽开一个迷人的笑容,将刚刚从颈后撕下的气味抑制药物丢到一边。
高木雄也,一个拥有红酒气味信息素的alpha。从一开始就不是公平的博弈,而是猎食者对猎物的诱捕与玩弄。现在,是猎食者要大快朵颐的时刻了。

车👇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70926366645989

当知念再次醒来,在一张陌生的大床上,到处都是高木身上迷人的香水味。居然是yuya的房间……忍不住露出傻笑,知念从旁边抓起一件衬衫穿上,光着脚走出房间下了楼梯。
一层的厨房里,高木头发很随意地扎起,赤着身,光着脚,只穿了条牛仔裤,身上系了件围裙在做饭。
回眸看见知念,高木笑了起来:“饭好了,来吃吧。”
知念跑过去扑进高木怀里,高木把他抱起来转了一圈,揉了揉他的头发:“你怎么穿我的衣服?大清早的就想诱惑我吗?”
“是啊,请yuya快来满足欲求不满的我~”知念想跑开却被捉住,高木将他扛在肩上往楼上卧室走:“好啊,床上一次,沙发上一次,厨房一次,浴室一次,你看够不够?”
知念仿佛看到了自己下不来床的样子。真是甜蜜又痛苦的代价。
嘛,以后去不了学校的理由又会多一个了。






你们要的艹哭
打字打得手疼
其实还想写番外篇的 里面应该会有岛凉和薮光出场 没错 光明正大地夹带私货
但是写出来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毕竟我现在沉迷养老x
最后偷偷圈一下一亩老师@Imusak 希望当你看到的时候能给你一个惊喜w 硬生生让你等了两个月 我有罪(土下座

上一次更猎食者系列已经是两个月前了……
羞愧
暑假一定完结它
然后就能安心养老了

论蛋包饭与白米饭的兼容性

赶在东京时间6月22日0:00发
祝我担又长大一岁啦ପ(⑅ˊᵕˋ⑅)ଓ
一篇甜甜的……流水账x
中间有部分写得想掐死自己
希望大家阅读愉快(✿´꒳`)ノ°+.*

















每天都是家,便利店,公司,便利店,家,三点一线的生活的伊野尾慧,今天也是孤零零一个人。
某天吃便当的时候心血来潮看了一眼便当盒底部,嚯,居然能抽奖?!伊野尾心中一惊,随即认真研究起来。
“扫描QR码填写调查问卷,即有机会获得一份神秘奖品……”伊野尾读完说明陷入沉思,那得到什么仙贝大礼包啊,小番茄自助什么的也不是没有可能……?
于是掏出手机扫了扫,认真填写起来。
在过去了很久很久之后,便利店的当季推荐换了几次,伊野尾也顺理成章地早就忘记了这件事。
久违的星期六,不用上班,伊野尾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缩在沙发上看电视。
门铃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让他有些诧异。
打开门,站着一位年轻人。看起来比自己小一些,眼睛很亮。
“请问有什么事……?”
“您好,您的快递到了。请您查收一下。”
哦,快递员啊。长得还……怪好看的。自己从来不网购,所以不认识他也情有可原吧?
不过自己有买什么吗?!
该不会是什么新型诈骗手段吧?!
明天的报纸上头版头条上一定会是“独居男青年家中遇害”了……
“所以快递在哪里……”伊野尾一边问一边四处打量,研究最快的逃跑路线。
对方却笑嘻嘻地向前跳了一步:“我就是!”
“哈?!”伊野尾一脸困惑地摸了摸对方的额头,又摸摸自己的,温度差不多啊。
可疑的年轻人已经走了进来:“我先进来吧,从公司一路过来累死了,有蛋包饭吗,让我充会电。”
感觉自己的大脑信息处理速度实在是跟不上了,公司?蛋包饭?充电?对方已经进来了,而自己也没有阻止。
“所以,你刚刚说的,你是奖品,还有蛋包饭啊充电啊什么的,到底什么意思?”一番折腾,终于能确定对方没有恶意了,伊野尾开始小心翼翼地盘问着对方。
“很简单啊,你之前填过我们公司的调查问卷吧,你中奖了,我是奖品。”对方一边说一边在冰箱里翻找着。
终于想起来了,伊野尾恍然大悟,随即又反应过来,“这,这不是买卖人口吗?!这怎么行?我送你回家。”他觉得面前的年轻人一定是被拐卖了。
对方却不可抑制地笑出了声:“买卖人口?我是机器人啊。不过你们人类还蛮富有同情心的。”末了又补充一句:“就是有点傻。”
一阵沉默。
伊野尾:“我现在打电话退货来得及吗。”
“不要!”青年扑过来从背后紧紧抱住他,“我能做饭洗衣服打扫卫生修理家电唱歌跳舞哄人说情话,如果你愿意的话,”停顿了一下,“也可以和你做羞羞的事情~”
伊野尾有些哭笑不得,“好吧,可是我怎么称呼你啊?”
“陪食机器人编号0411891511141918915向你报道!叫我有岡大貴就行。不过如果你愿意的话,”有岡一记壁咚,“叫我男朋友也可以~”
好像是有瞬间的心动?
感觉脸上有些发热,伊野尾急忙转移话题:“机器人的话,你要怎么充电啊?什么型号的接口?多大的电压合适?”
“刚刚被你一打岔都忘记我本来要做什么了,”有岡一拍脑袋奔回冰箱前翻找,“和普通的机器人不一样,我可以通过类似人类进食的行为,将『吃』进去的食物分解从而转化为电能。所有食物里蛋包饭的转化效率是最高的。话说回来你冰箱里怎么全是小番茄啊?”不容分说便拉着伊野尾出门买菜去。
几个小时后,伊野尾心满意足地摸了摸肚子,转身望着在厨房洗碗的有岡的身影:“感觉你像个真的人一样,什么都会做。”
有岡的声音有些得意:“柔软的仿真肌肤和自动调温装置可以使我外表更接近人类,芯片和处理器让我可以拥有像人类一样的思考方式,也可以模拟各种语气和情感,从而降低恐怖谷效应,提高用户满意度。只不过,我唯一不会的,”他顿了顿,“是爱。”
“I?”
“爱,”有岡纠正道,“这是一种非常复杂的情感,以目前的技术无法模仿它。不过如果哪个机器人学会了爱,产生了真实的情感,会立即被送回总部销毁。”
“可是只是产生了情感而已,并没有做错什么啊。只要积极地生活,这个时候机器人和人又有什么区别呢?反观有些人类倒是无恶不作,应该被抓去销毁。”伊野尾语气有些激动。
有岡没有回答,低着头若有所思。
晚饭后两人坐在沙发上看电影。是一部法国爱情片,还好有字幕。
看着女主明明喜欢男主,却在公园留下各种谜题,有岡有些困惑:“明明喜欢却不敢表明心意,是人类的特性吗?”
“爱的表达方式有很多种,有时它甚至无需语言加以赘述,可以是一个吻,一份早餐,一个动作等等。”伊野尾认真凝视着有岡的眼睛。
有岡的眼中闪过片刻的光芒。
早晨起来,伊野尾伸了个懒腰,准备胡乱吃点什么就去上班。
走进厨房他呆住了。
有岡回过头一脸笑意:“伊野尾さん起床啦?我还想着煎完培根和香肠再叫你呢。先吃点蛋饼吧,面包片也好了,小心烫。伊野尾さん早上想喝咖啡还是牛奶呢?咖啡正在煮,牛奶在冰箱里。”
“喝咖啡吧……谢谢你为我准备早餐。还有以后不用叫我伊野尾さん,直接叫いのちゃん就好了。”伊野尾感觉有点不好意思。这么多年来他忽然有了一种被在意的感觉。
“好啊!那作为交换你也叫我大ちゃん吧。”有岡端着培根和香肠在餐桌边坐下,也吃了起来。
“我吃饱啦,”吃完早餐,伊野尾走向沙发,拿起包准备出门。
“等一下!”有岡提着个便当盒过来交到他手里,“这是今天的午餐,当当当当,大ちゃん特制爱心便当~”
伊野尾忍不住笑起来:“辛苦你了。那我出门啦。”
“路上小心~晚上早点回来,我在家准备好晚餐等你。”
一直埋头工作,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中午。
摸了摸肚子,饥肠辘辘的伊野尾准备下楼去买便当吃。在包里找钱包时,伊野尾一眼瞥到了那只橙色的便当盒。
从保温袋里取出,居然还冒着热气。
小心翼翼地揭开盖子,是蛋包饭。金黄的蛋皮上用番茄酱歪歪扭扭地写着「頑張ってね」还画了个笑脸。
伊野尾忍不住也笑了起来。一口下去,满满的幸福感。这可比楼下便利店冷冰冰的便当好吃多了。边吃边想,今天的晚餐会是会是什么呢。渐渐变得期待起来。
结束一天的工作,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里。“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有岡推着他在餐桌旁坐下,“我煮了咖喱。快尝尝看!”
茶色的咖喱混合着米饭送入口中,不是和式的温吞甘甜,而是带着香辛料的味道。
将温泉蛋一口吞下,再吃几口拌好的咖喱饭,美妙的滋味混合起来,在舌尖炸成烟花。简直是让人忍不住想要振臂高呼的好吃。
吃过晚餐,两人在厨房里洗碗。不得不承认,这种有人关心,有人照顾的生活真的很美好。伊野尾忍不住微笑着,明天还是未知数,但是明天一定会有好吃的食物,会有人陪伴,会是希望满满的一天。
不知不觉一年过去了,伊野尾的饮食也越来越规律,他不用再去便利店买便当了,因为会有人在早晨做好一桌丰盛的早餐并准备好营养丰富的便当作午餐,晚上回到家食物刚刚出锅,一屋子幸福的香气。
“今天是我来到你家一整年哦,”有岡在厨房盛饭,为了庆祝今天咱们吃米饭,配菜是烧鲑鱼,还有小番茄。”说着冲他挤了挤眼睛。
伊野尾开心地扑上去,抱紧有岡蹭啊蹭:“大ちゃん最好了!”
像往常一样,吃过晚饭,两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坐的距离越来越近,不知不觉便已十指相扣。
“いのちゃん。”
“嗯?”
有岡越凑越近:“我……”
突然门被一脚踢开,冲进来十几个全副武装手持枪械的工作人员:“陪食机器人编号0411891511141918915!你违反了公司的规定!为了防止对客户产生影响现在要让你初始化!”
不容分说,有岡已被他们抓起来带走了。
伊野尾抓起外套追了出去,那边有岡已经被几个工作人员扭送到车上。
“大ちゃん!”伊野尾拼命踢打着车门,两个工作人员赶来将他拖走按住。
“这位先生,请您冷静一下。”被工作人员紧紧钳制住,他根本动弹不得。看他无力挣扎了,便将他放下,回到了车上。
远处车子发动了,开始向前行驶。伊野尾急忙从地上爬起来追过去。
“いのちゃん!”有岡大叫着,从窗口伸出一只手想要抓住他。
伊野尾全力奔跑着,他开始感到有些呼吸困难。高中毕业以来便没有这么激烈地运动过了吧。鞋子跑掉了一只,他也无暇顾及,只是想要追上那辆车。
可它越开越远,有岡呼喊的声音也变得听不清。
他还是跟丢了。深夜的十字路口,根本无法判断对方的方向。
伊野尾失魂落魄地光着一只脚回了家,倒在床上啜泣。哭着哭着,渐渐昏睡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门铃响了。
伊野尾顾不得整理一下形象便奔向门口,带着一线希望打开了门。
门口站着的是穿着制服的真正的快递员:“您好!这是陪食机器人公司寄来的已修复的机器人,请您签收一下。”身边是一个大箱子。
伊野尾费力地把箱子抬进家里,使了浑身解数终于打开了它。
里面躺着双眼紧闭的有岡大貴。
“大ちゃん!能听见我的声音吗大ちゃん!我答应你咱们天天吃蛋包饭!你说说话好不好……”伊野尾伏在有岡身上,哭得浑身发抖。
有岡却忽然坐起,声音不夹杂一丝感情:“陪食机器人编号0411891511141918915,已初始化,请念出指令码以确认声纹。指令码是:我爱你。”
伊野尾不假思索地说:“我爱你。”然后紧紧抱住有岡的肩膀。
回应他的是一个温暖的拥抱,“我也爱你。”有岡把头搁在他肩上,附在他耳边说。
“居然骗我!”伊野尾破涕为笑,“不过没事就好。但是我明明眼睁睁看着你被公司带走了……”
有岡握住他的手:“这个怪我,没有给你解释清楚。模拟人类行为的是中枢处理器,模拟人类爱以外其他情感的是头部芯片。但是其实在这里,”有岡指了指胸口,“还有一块芯片,储存的是我的型号,高度重量等数据,专利号,产品证书,生产地等信息。从产生了情感的那一天开始,我一直在私下将两块芯片所储存的数据交换。所谓初始化,就是将头部芯片的数据清零。所以我不但没有变回冷冰冰的机器,而且公司以后也找不到我了。”
“不过你刚说的每天吃蛋包饭,算数吗?”有岡一脸期待地望着伊野尾,“我还想每天喝可乐!”
“答应你就是了。不过最起码要隔一天吃一次白米饭啦!”伊野尾揉了揉有岡的脸,“说起来有一个功能一直没有试过诶……”
“什么啊?”
“做羞羞的事情啊~”伊野尾笑得一脸无辜。
有岡也笑了,转身关掉了房间的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