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花猫泥泥

一个喜欢在深夜开车的疯子司机

spira

因为某些原因又肝了两章。
心情复杂。
依然分不清gato和pato。
虽然4号之后就考试了!但是我偏不看单词!也不看语法!去他的KGG!去他的小松鼠!我才不虚(假的








V
待有岡再次醒来之时,却已是躺在沙滩上了。
云层被染作了玫红色,海天交接之处已落成暗紫。沙滩被夕阳的余晖镀上一层薄薄的金色,鸥鸟早已归巢,大海规律地拍打着海岸,仿佛均匀而温柔的呼吸。
已经是黄昏了。
听到了鞋子在沙粒上摩擦的声响,和似有若无的歌声,似乎有人正哼唱着小调,向他走来。
“是您啊,有什么事吗?”有岡回头,望着自己的母亲。
“大ちゃん怎么忽然想起到这里来了?”母亲母亲温柔地笑着,将一缕额前的发丝别至耳后,眉心蹙起,“若是一直睡到半夜,当心涨潮啊。”
有岡正诧异,自己明明已经没入水中,可揩拭了下,如今身上哪有一丝被海水濡湿的痕迹?
“走,回去吃饭吧。有你最喜欢的蛋包饭。”母亲招招手,引着他离开了海滩。

VI
吃过晚饭,又回到自己在疗养院那小小的,靠窗的房间。
天色渐渐沉下去,有岡伏在枕边,陷入沉思。
被水淹没的那种窒息感与压迫感,是不可能作假的。
就算那些是自己的幻觉,但是这个东西,绝对不可能是假的。
缓缓张开手心,上面赫然是一枚深蓝色的,如硬币大小的鳞片。
黑暗中,鳞片映出幽幽的,淡蓝色的光。
美得不可思议。
刚刚在海滩上醒来时,有岡就发现自己手中多了个东西。
但是他没有声张,而是选择了缄默。
这么大的鳞片,如果是鱼身上的,这么大的鱼一定早就被吃掉了。
有没有可能……是人鱼的?
有岡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随即又发出一声嗤笑,自己多半是疯了才会相信那本书吧。
打开窗户,把它丢到海里好了。
窗口掠过一片黑影。
有岡被突入其来的黑影惊了一下,鳞片从手中滑落,卡在了窗缝中。
一只纤长苍白的手抢在他之前将手覆在鳞片之上,将其取出。
有岡有些疑惑,却听到对方开口了:“你就不打算谢谢一下救命恩人?”少年的声音很干净,又有一点软糯糯的,带着些许慵懒。定了定神,看到一位身着白衬衣的少年不知什么时候已坐在窗台上。
待他回过头,有岡怔住了。
这分明就是之前出现在自己梦里的少年!







说起来一开始写有岡他妈带他吃饭的时候本来是想写他妈拉着他走的,但是突然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执念,想把文中俩人的初牵交给彼此(老脸一红
肉写多了每次看到不可描述内心都十分平静但是俩人拉个小手亲个小嘴啥的我能嗷嗷叫一天啊!

下面是无奖竞猜活动时间:为什么慧慧要穿白衬衣,而不是卫衣,毛衣,泳衣,保暖衣(?,睡衣?
(答案下期公布

17-20四天爆肝写完所有作业,每天早上入睡,中午起来,歇一歇,吃点东西,开始写作业,一口气写到第二天早上。
生物钟彻底失调。
所以这几天黑白颠倒的,几乎每天都在床上度日。
但是每天最多也就睡5个小时而已。
全凭一口仙气吊着。
结果就几个小时前,大概7点多那会,我给我妈说我要睡了,她居然不让我睡?!
然后我就一直清醒到了现在。
她老人家11点多就睡了。
一怒之下打开x邻国看了一个小时西语,然后磨磨叽叽肝出两篇文。
怎么这么少啊摔!
那我再去复习一下也许看着ミラーさん的帅脸就能多写一些了(划掉

最后 后排给マイク・ミラー男神打call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