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花猫泥泥

一个喜欢在深夜开车的疯子司机

spira

我又!久违的更新了!这次更的是VII和VIII,依然是两章~
说起来上一次更新大概是暑假的时候了,一晃过去小半年……更这么慢活该没有蓝手红心x这几天终于闲下来了所以想着赶在12.3左右把剩下的搞完,前面节奏有点太慢了,自己写着都着急x
这两天自家垃圾パパ过来玩了,算了下有快一年没见了吧,给我带了一堆跳跳的切页!!!超开心!!!我爱パパ!为您打call!顺便期待一下你家咩和我团yuya的新剧w






VII
“你……究竟是什么人?”有岡稍压低了嗓音,试图让自己显得没有那么慌乱。
“这么快就不记得我啦?”面前的少年瘪了瘪嘴,“真是冷淡的人呀……”说着还抹了抹眼角莫须有的泪水。
有岡感觉自己的脑子里乱糟糟的,深蓝色的鳞片,眼前的梦中少年,被从海中救起……一切的一切串联起来,只有一个可能——
他在做梦。
有岡对自己的结论深信不疑。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白衬衣少年在他面前摆了摆手试图吸引他的注意力,“我叫伊野尾慧,叫我いのちゃん就好。”
“有岡大贵……等等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个陌生人啊?!”
“因为我和大ちゃん之间、有很深的羁绊呐。”伊野尾忽然抓住了有岡的双手,有些用力的握紧。
有岡的脸颊忽然有些发热。
可是根本就没认识多久啊?!
被调戏了。可恶。
而且叫了昵称?!这个家伙,太自来熟了吧……
“那么、咱们下次再会吧。晚安,大ちゃん。”伊野尾从窗台上站起来,把那枚深蓝色的鳞片塞回有岡手里,然后一跃而起,直直的坠下去。
这家伙一定是疯了!从这里跳下去会昏死过去吧?
有岡慌慌张张跑向窗边望下去,可是能看到的只是一片深蓝色的海,平静的翻滚着波浪。
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除了那枚又回到他手里的鳞片。

VIII
“他……真的是人类吗……”回忆起昨晚的事,有岡仍有些恍惚。
或许只是病入膏肓的自己的幻觉产物?
他将目光转向年轻的护工:“请问……人类从这里跳下去,生还的机率有多大?”
原本正在高高兴兴为小盆栽浇水的年轻护工听罢吓得脸色煞白,“大ちゃん你有什么想不开的我们大家都可以帮你啊!不要做傻事!”一边说一边冲向窗台,用身体死死挡住窗户。
有岡有些哭笑不得,“你放心好了,我还没有那么脆弱。我只是梦到了些奇怪的东西,有些好奇。”
“那就好那就好,吓死我了,”年轻的护工长舒一口气,“人的话大概会死吧,不过如果是神啊妖怪啊精灵之类的神话传说中的生物,应该会活下来也说不定……”
“比如人鱼……?”有岡冷不丁冒出来一句。
年轻的护工眼睛都亮了,“大ちゃん也知道人鱼的传说!”
“不过,人鱼没有办法上岸吧。毕竟没有双腿啊。”有岡喃喃道。
“嗯……谁知道呢。说不定他们会魔法。我出去啦,你继续休息吧。”年轻的护工向他挤了一下眼睛,掩上门出去了。
有岡决定去找伊野尾问清楚。
明明是盛夏时节,此时却略显阴冷。天边黑云翻滚涌动,预示着大雨即将到来。
有岡有些犹豫,这几天病情似乎不是很稳定,如果突然昏倒在外面也不会被注意到吧。不过也不一定就这么巧啊。
想了想还是悄悄出去了。
“いのちゃん!”有岡站在海边大喊,希望他如果在附近可以听到。
天色昏暗,海水浑浊,浪恶狠狠地拍碎在沙滩上,雷声也越来越近。
除了呼啸的风声无人应答。
“いのちゃん!”有岡没有气馁,仍然抱有一线希望。
雨点劈头盖脸地砸下来,来势汹汹。
毫无征兆地开始全身刺痛,手脚冰冷。有岡感觉自己的视线越来越模糊,越来越暗。
在昏过去之前看到的,是大叫着自己的名字发疯一般狂奔而来的伊野尾。













先说一下上次的无奖竞猜吧,感觉其实没人注意到,暗中委屈(突然加戏
为什么慧慧要穿白衬衫呢?因为有一期节目里他因为害羞穿着白衬衣洗澡来着hhhhh写的时候忽然满脑子都是这个所以忍不住就x
然后吧就是其实挺想把设定改一下但是后面就会看着很奇怪啊,想把门把们带入进去,比如一开始送他来的不是父母而是作为朋友的yabu和hika,护工也设定成一个是yuya一个是yuri,然后后面的内容再继续加入门把们……所以一开始为什么要那么写啊!真的不能理解!所以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要拖文x
看了一下自己以前写的贵慧,真的是OOC到没眼看……怎么说呢……感觉inoo的话自我感觉描写的没有很失格,慵懒色气跑火车但是关键时刻又突然有了些干劲x但daiki的话感觉把握得不是很到位……我感觉的daiki是那种,平时好相处但是如果被inoo欺负/s了的话会给较大反应来互动那种……啊怎么描述呢……以后还是老老实实地写双向cp清水小甜饼好了x不过之前写高知自我感觉抓得都还可以,所以以后估计也会去高知那边开坑什么的x自己不雷的cp也会尝试着写一写,欢迎大家点文啊~不嫌弃我就好~
准备下一章让两个人亲亲www剧情走到现在才不到一半啊感觉x明明是个清水小甜饼,只有清水没有甜x好失败……顺利的话明天就能po出来www

评论(5)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