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花猫泥泥

一个喜欢在深夜开车的疯子司机

spira

其实今天早早就肝完了但是莫名其妙通宵到这个点……外面天都亮了……
Twitch上蹲完红白又跑YouTube蹲J跨 为了我团这些都是应该的x突然戏精
以及这就是最终回了!我也没想到认真起来这么快就能写完x
然后估计会在微博发一个完整版www
新年的第一天 想开车。










XIII
伊野尾沉思片刻,双手微合,从掌中绽出数十道深蓝色的光芒,旋即双手张开向岸边推去。
海浪随着他的动作向岸边奔涌而去,在快要到人群所在之处时停下,升腾而起,形成一道高十余米的水墙。
“いのちゃん,咱们快走吧。”有岡拉起他的手,准备继续前行。
“不,我决定了。咱们哪里也不去了。大ちゃん不只是属于我的,我不能这么自私。”伊野尾在原地游动,紧紧握着有岡的双手,眼神坚定。
“人鱼的生命是永恒的。我原以为自己会冷漠又孤单地永远一个人生活下去,直到我遇到了你。和你相处的时光真的很快乐,是你让我明白了什么是爱。”隔着白衬衣指了指自己的胸口,伊野尾眼眶开始泛红。
有岡忍不住也开始吸鼻子:“没关系的,虽然我的生命没有多久了,但是我愿意用剩下的时间温暖你,陪伴你。这样不是很好吗?”
伊野尾笑了,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这不是我想要的。大ちゃん,人鱼的眼泪,是我爱你的最后的筹码。长老说过,没有了眼泪,人鱼便不再是人鱼。我不知道自己会怎样,但是只要能治愈你的病,让你健康地活下去,付出生命的代价我也不在乎。”
一滴泪从他眼角落下,划过脸颊,流到唇边。伊野尾张口,用舌尖接住它,随即吻上有岡的唇,将泪滴渡到他口中。
一道白光笼罩着两人。有岡感觉自己慢慢漂浮起来,身体仿佛被一股暖流包裹,然后渐渐失去了意识。

XIV
再次醒来已经在车上了。车子行驶在回到原本居住的繁华城市的路上,车内放着轻快的音乐。“爸爸,妈妈,我们为什么要回去?”有岡感到有些困惑。
“嗯?大ちゃん还真是健忘呢。”母亲回过头笑了,“昨天在疗养院你又跑去游泳,我们赶过去的时候你一个人躺在海边。原本很担心你来着,医生检查了之后说什么事也没有,甚至连原本的疾病也消失了。虽然觉得有些奇怪,大概少年人本身抵抗力就比较好吧。”
有岡一怔,随即问道:“那,那些警卫人员呢?还有,人鱼呢?”
“父亲也忍不住笑出了声:“什么人鱼什么警卫人员,你小子睡懵了吧!”
生活又回到了正轨。
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除了那枚他随身携带的深蓝色鳞片。
有岡又回到了学校,像往常一样。虽然周围有很多朋友,但他总是觉得心里空落落的,若有所失。
放学铃已经打完很久了,学校里的学生几乎都走了。
有岡一个人坐在桌前,把玩着那枚鳞片。他坚信这一切绝对不可能只是自己的幻想。
忽然,有人轻轻敲了敲自己的桌子:“有岡大贵同学你好,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作为人类生活的伊野尾慧。从今以后请多关照啦。”
抬起头,是穿着白衬衫的伊野尾,正努力摆出一本正经的表情,却还是绷不住笑了起来。
有岡一把将他揽进怀里,紧紧抱住:“答应我,这次咱们再也不分开了好不好。”
伊野尾也紧抱他,笑着回应:“好,我们一言为定。”
再也没有什么能将我们分开了。









写到中间把自己虐到了x然后还难受了一会
但是写完又莫名甜到了x虽然有点俗套但是还是忍不住边傻笑边在床上滚
大家新年快乐!あけまして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评论(6)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