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花猫泥泥

一个喜欢在深夜开车的疯子司机

耳语(一辆破破烂烂的老年代步车

某种程度上是和@Imusak 太太的联动 并没有特别点题所以有点慌x
这次车有点短 因为写的时候一直在头痛眼睛痛 毕竟是个老人家所以身体时不时就会有些小毛病x大概是因为连着十几天睡眠不足了吧 非常担心自己哪天会不会猝死x所以请大家珍惜我(doge脸 说不定以后哪天写长篇的时候更着更着突然就断了x
发现情人节那天要搬一晚上砖 真的肥肠惨了 一个人过节就算了还要这么辛苦 估计当天搬完砖回家就累得啥都不想干了所以提前发出来
其实本来在写贵慧的 但是为了鞭策自己去看了一眼对家 好热闹😭躲进高知怀里伤心的哭泣 还好这个没有对家…吧x
最后 食用愉快w 喜欢麻烦点个❤️呀www









已经是深夜了。
一个人坐在房间里看书的高木只开着一盏台灯。
夜风吹起窗帘,像一双温柔的手撩拨着,不时将高木的书吹得翻了页。
起身去关窗,刚关好,灯却忽然灭了。
是停电了吗?
高木正疑惑着,忽然被人从身后紧紧抱住。
“ゆうや……”
把元音拉得很长,直到变成一声暧昧的叹息,吹在他耳畔。
是知念。此时正踮着脚尖,双手环抱住他的腰肢。
高木转过身,将纤细玲珑的小情人揽入怀中。
黑暗中看不到彼此的表情,但是安静得可以听见对方的呼吸与心跳。
知念刚洗过澡,身上还散发着似有若无的香气。
忍不住想要探寻气味的来源,想要赤裸的坦诚相见。
但是已经很晚了。所以不行。
于是高木只是摸了摸他的脊背就去开灯,然后坐回到书桌前。
“ゆうや~”拉长了尾音撒娇,像温驯又狡黠的小狐狸,攀上他的肩头。
高木转过来,望着知念。
黑发有些湿漉漉的,发梢还在滴水;身上套了一件白衬衫,盖到膝盖上端;然而身上由于未完全干又将布料打湿了些贴在了身上,显得有些色气。
“ゆうり怎么突然穿了我的衬衫?”高木觉得知念真的是可爱极了。
“因为衬衣上有ゆうや的味道呀!”一边说一边又将领子揪起来,一脸幸福地深吸一口气。
真的太糟糕了。小情人似乎在有意无意地诱惑着自己。
那就心甘情愿地接受好了。








点此坐上这次破破烂烂的老年代步车👇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206172809878193








这次的车 真的是 格外的短
羞愧地低下了头
封面随便搞了一下 大家不要在意x


评论(2)

热度(20)

  1. Imusak三花猫泥泥 转载了此文字